主页 > 时评展品 >两代设计巨匠殒落 迥异椅子 相同叛逆精神 >

两代设计巨匠殒落 迥异椅子 相同叛逆精神


2020-06-15


两代设计巨匠殒落 迥异椅子 相同叛逆精神 Revolt椅子——Friso Kramer设计的Revolt椅子,造型极端简约。(品牌提供)两代设计巨匠殒落 迥异椅子 相同叛逆精神 Proust扶手椅——Alessandro Mendini的Proust扶手椅,体型不小意义却轻盈。(品牌提供)两代设计巨匠殒落 迥异椅子 相同叛逆精神 革命先驱——Alessandro Mendini于刚过去的2月逝世,被称为「后现代主义设计之父」。(网上图片)两代设计巨匠殒落 迥异椅子 相同叛逆精神 荷兰巨匠——荷兰家具及设计巨匠Friso Kramer同样于2月逝世。(网上图片)两代设计巨匠殒落 迥异椅子 相同叛逆精神 简约先决——Friso Kramer与另一设计师Wim Rietveld共同为De Cirkel设计的Result椅(左),旁为Wim Rietveld设计的Reply Drafting桌子。(网上图片)两代设计巨匠殒落 迥异椅子 相同叛逆精神 提倡微建筑——1979至1983年,以Alessandro Mendini为首的11名设计师,跟意大利家品品牌Alessi完成Tea & Coffee Piazza主题创作,提出「微建筑」理念,使世界注意家用品设计。(网上图片)两代设计巨匠殒落 迥异椅子 相同叛逆精神 两代设计巨匠殒落 迥异椅子 相同叛逆精神 两代设计巨匠殒落 迥异椅子 相同叛逆精神 两代设计巨匠殒落 迥异椅子 相同叛逆精神 两代设计巨匠殒落 迥异椅子 相同叛逆精神 两代设计巨匠殒落 迥异椅子 相同叛逆精神

不过2019年之初,我们就损失了多个设计大师。除了「老佛爷」Karl Lagerfeld,港人较少留意的还有于情人节逝世的Friso Kramer,以及4天后与世长辞的Alessandro Mendini。前者是荷兰家具及设计巨匠,在1940年代开创荷兰风格,1950年代推行二战后复兴生活品牌风格运动(Good Living);后者则是意大利后现代主义设计之父,被称为「真正设计革命的先行者」,不止将建筑带入产品设计,也担任设计杂誌Casabella、Modo、Domus的编辑、创立Domus Academy……

差不多同一时间逝世的Friso Kramer与Alessandro Mendini,设计风格却那般的不一样,刚好投影了社会的转变,二战后的年代是怎样由现代设计主义,进入后现代主义的设计风潮。两人风格相反,但本质那种反叛,却可能刚好异曲同工。

若要说近代重要的设计师,经典作总避不开椅子。Friso Kramer与Alessandro Mendini亦一样,如果将他们设计的椅子拼在一起去看,当真符合了迥然不同这个词——Friso Kramer的Revolt椅,收敛而理性,极端简约;Alessandro Mendini的Proust扶手椅随便一放,已觉得欲望流溢,华丽而有趣。他们的相异,既是两个设计师本身风格与取向的不同,但何尝不是他们在时代洪流中各自关注着当时的社会,需要设计担任什幺角色?

战后物料短缺以实用设计改善生活

Revolt是Friso Kramer在1950年代为De Cirkel公司设计的一系列用胶合板和钢为素材的椅子之一。那是物料短缺的战后世界,设计师对美观实用近乎崇拜,无论是1953年设计的Revolt,或是其后他与另一设计师Wim Rietveld共同为De Cirkel设计的Result椅子和Pyramid系列,都可见实用是Friso Kramer的取向。曲木是当时工业与科技的新产物,灵活、轻便、结实,容易使用的新材料与容易组合的零件,完全就是当时荷兰其中一派设计师信奉的:通过好设计,可将人们的生活、产业和社会变得更加富足。

Revolt椅子所展现的现代简约,被认为是「反叛」。这不是突然从石头爆出来的,那「反」的到底是什幺?这一场革命指向的是原本好设计是服务于有产阶级或贵族,美国评论家Robert Hughes就曾言「穷人没有设计」,而设计上的现代主义,却打破了这种传统看法,令二战后百废待举的荷兰,重建为现代化的工业国。

实而不华「设计」不再权贵专享

Revolt椅子不止实而不华,设计亦一样尽去装饰,简约与功能结合,诉说了这段时间的设计,早前庆祝百周年纪念的德国Bauhaus,其风格亦影响荷兰甚多。简单而言,从Revolt看出,Friso Kramer这一批设计师希望将设计拉下到人人可用的地步,鲜明的功能主义,基本结构以适合大量预製、组装为主,单纯到极点,以少为多。在冷漠与理性的设计背后,有想改变设计改变社会的理想,所以这类设计着重用料相宜,价格亲民。

Friso Kramer推出Revolt椅子的1950年代,大抵是这种设计的高峰期。到了1970年代,即战后二三十年,人们慢慢忘记战时物质短缺的时期,物慾又开始横流,而且这些简约而理性的设计形式,也容易令人厌闷。一如现代主义设计颠覆之前对设计的看法,当时整个世界的大风潮,不论建筑、设计、文学、艺术等出现的后现代主义思潮,则又再颠覆世人对设计之看法。

Alessandro Mendini此时登场了。他出生于米兰,既是家品设计师,也是建筑师与室内设计师,更是「后现代主义」领军人物。他与Friso Kramer同样反叛,但呈现出来却如此不同。Proust扶手椅看似比Revolt椅庞大太多,但背后的理念却可能更轻盈。

加入抽象图案改造经典

此椅是设计师于1978年为意大利菲拉拉市(Ferrara)的Palazzo dei Diamanti设计,仿造了法国路易十五时期的巴洛克风格,不同的是这种伪巴洛克风格充满戏谑,设计师用手绘方法将彩色色块填满椅子全身,以他拿手的「再设计」概念,将抽象图案符号放在物件外观上,改造经典,冲击设计界。如果说Friso Kramer与同行者有意将设计从神殿上拉下来,Alessandro Mendini却使设计更接近艺术品一点,手工雕刻与上色,完全没可能做到Friso Kramer想达到的更易製造与流传。

这种艺术感也与家世有关,Alessandro Mendini是艺术品收藏家的儿子,从小在浓厚的艺术氛围中成长,耳濡目染,自可信手拈来,将历史经典改头换面,融合传统与现代。

在这张椅子推出前两年的1976年,Alessandro Mendini与拍档组成Studio Alchymia设计室,最重要的成员包括后来的Memphis孟菲斯流派的主要领导人Ettore Sottsass。他们都寻求一种新的方式去理解设计与人世的关係。在二战结束后,经济被摧毁的意大利,经全国公投建立了共和国,其后受美国援助,大力发展工业,同时设计与艺术亦复兴,到了1960年代,社会更进入了消费主义时代,设计师与大众都开始厌烦缺乏人性的简约设计,Alessandro Mendini将建筑环境裏的造型与机能带进家用品设计裏,又以手工艺方法创作将装饰艺术与设计功能融和,因此被称为Post-radical Avant-garde(后前卫激进派)。

Alessandro Mendini相信诗性语言,相信不同可能。他曾写过一首类似诗的短文去谈论自己的创作理念,其中几句节录如下:「提出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/不要失去你的身分/不要寻找指导/不要怀旧」、「使用不同的方法/选择时间的节奏/无处不在/为了自己的缘故玩游戏/崇拜许多偶像/反思好战的设计/表现出经典的超脱」。

时间的意义在这裏似乎被消融了,他们在不同的时间点撷取经典,然后改造,然后寻求自己的「完全不同的世界」,「为了自己的缘故玩游戏」。

Alessandro Mendini反叛,比他早20年前推出Revolt椅子的Friso Kramer同样反叛,只是他们反叛的时代与社会环境都不一样,但本质上或许分别不大;而两位大师的作品值得我们收藏的原因,正是他们反叛的时代精神。

文:方太初编辑:陈志旸

电邮:lifestyle@mingpao.com



上一篇:


下一篇: